策展人:托泥

天边的云彩系列:布面油彩、 丙稀、拼贴

天边的云彩
之廿三

195x780cm
2007

 
天边的云彩之三
195x260cm
2007

 


天边的云彩之四
195x260cm
2007


天边的云彩之六
195x260cm
2007

 
天边的云彩
之十三
117x80cm
2007
 
天边的云彩之五
195x260cm
2007

天边的云彩之十
117x80cm
2007
 
天边的云彩
之十八
117x80cm
2007
   

春天故事之十八
195x130cm
2008
     


天边的云彩
之廿一
117x80cm
2007


南方韵情系列:


南方韵情之十五
布面综合材料
100x200cm
2005

 
南方韵情之十二
纸本综合材料
48x83cm
2005
 
南方韵情之廿四
纸本
43x77cm
2005

 

凝露系列:陶瓷绘画


38x38cm
2008

 
39x39cm
2008
 
36x36cm
2008


冬至系列:纸本独幅版画

冬至之二
90x67cm
2008
 
冬至之五
90x67cm
2008
 
冬至之十
90x67cm
2008


冬至之十二
90x67cm
2008
 


冬至之十七
90x67cm
2008

 
冬至之十八
90x67cm
2008
 
唐承华(1964 -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讲师;
1988年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
1992年日本名古屋艺术大学研究生毕业;日本佐藤国际文化 育英财团奖学金、获财团法人日本国际教育协会奖学金;
1995年 日本爱知县立艺术大学研究生院油画专业艺术硕士;
1994-2002年 日本NHK文化中心讲师;
1999-2000年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艺术研修;
2002-2005年 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2006年 英国剑桥圣-巴纳巴斯国际版画中心讲学;
2007年 德国洪布罗伊希岛基金会诺依斯工作室创作访问。

个展
1995年 [唐承华作品展](日本佐藤美术馆);
1996年 [天地悠悠](中国美术馆);
2003-2004年 [幻境与现实] 唐承华版画巡回展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等);
2006年 [南方韵情]
(英国云雀画廊、剑桥圣-巴纳巴斯国际版画中心);
2007年 [天边的云彩]唐承华作品展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作品收藏
福建师范大学、冰心记念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西安美术学院、四川神洲版画博物馆、日本名古屋艺术大学、日本东京佐藤美术馆、日本GASASA美术馆、日本爱知国际学院、日本森松株式会社、纽约第一银行、秘鲁国立美术馆、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美术馆、关山月美术馆、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英国剑桥圣·巴纳巴斯国际版画中心、德国洪布罗伊希岛基金会、绍兴鲁迅纪念馆、福建省博物馆...


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唐承华是学院派中具有丰富国际学术背景的艺术家。经历了十余年东西方的艺术漂泊,唐承华的创作注重过程的偶发性,焕发着抽象表现主义和行动艺术的激情;他跨越不同材料、媒介的抽象艺术带有绚丽的个人风格,但东方文化始终主宰着他的艺术世界。
书法与墨
大笔雄浑的墨色在唐承华作品中起到骨骼结构作用,奠定了色彩与空间纵横交锋的基础;画面构图具有中国狂草书法中文字笔画与空白布局的险峻诡异;纤细的墨迹如同毛笔的飞白掠过,使画面灵动而生气勃勃。黑色在大面积应用暗示了空无,单纯有力。而在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如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作品中,黑色往往仅起到辅助性的作用,对画面并无主导性的作用。
材料美学
中国自古有五行学说,“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万物”《国语·郑语》。“万物由物质构成”这一中国古代理念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的质朴关系。艺术家唐承华对材料非常敏感,他以版画的印痕为主导语言,通过布面混合材料、手工纸版画、瓷器绘画和木装置,他试图唤醒材料中蕴涵的精神属性:墨晕映衬了棉纸羞涩温存的质地;木材是大地坚实粗砾的躯干;瓷器上的滑痕刻意表达了陶土的硬度;釉彩凉丝丝的,如同月下女人如水的肌肤;而麻布的纤维给人温存的抚慰,好像成熟的麦田使眼眸沉醉…对唐承华而言,材料是作品精神力量和美学丰富性的重要载体,给他的抽象激情以微妙纤巧的情愫,他为我们敞开了感性世界的大门。
色彩
唐承华偏爱矿物质的颜色,这种彩色矿石的粉末制成的颜色带有特殊的质感的维度,让人联想起中国的青绿山水画。青绿设色山水出现在战国以后,滋育于东晋,确立于南北朝,兴盛于唐宋。青绿山水画家(如唐代的李思训)用浓重的矿物颜料如石青、石绿,表现山石树木的苍翠;唐承华绘画中幽深的蓝色、炫目的桃红、翠碧的绿色凝重而典雅,如同大地的坩埚里彩色的岩浆在时间中凝结。
抽象与意象
相对于赵无极雄浑微妙的抽象,唐承华作品中带有意象的暗示,如同遥望广袤大地的风景,山川、峡谷在地质作用下纵横突兀,时间静止,大地敞开,自然的力量惊心动魄。同时,他的巨大风景隐喻中经常暗藏自然风物的特写:硕大荷叶的凋零只有在横舟驶进荷塘深处才能领略,错落的粗大树干被藤萝的柔情所缠绕…唐承华的艺术保留着中国泼墨写意在“似与不似”之间的遗韵,同时有着抽象表现主义的结构、空间深度。
时空的质感
唐承华的艺术与季节和地域息息相关,艺术家十余年在英国、纽约、日本和德国的学术漫游中,不同的地域风情、四季流转的摇曳多姿在作品中诉说着岁月的不朽与匆促;人的生命是与自然四季的变迁相互感应的,而唐承华的绘画中带有永恒感的时间痕迹夹杂着瞬间即逝的伤感,苦涩与甘怡交织。
四季承华
中国古代帝王如汉武帝迷恋在宫廷的高阙之上铸造铜仙承露盘,铜人高举承露盘以承甘露,供帝王与美玉的碎屑调食以延年;然而昨夜的露水在今日太阳的光辉中散尽,斗转星移、朝风暮雨中,孤独的铜人手执承露盘,静静地等待天地风华的凝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艺术家唐承华雄浑与灵性的抽象创作让我们感受到自然万物的风华,领悟在时间的磨洗中纸、瓷器及木头等材料原始、丰饶的感性美;在他的四季变幻的意境中,浮世的喧嚣过后是永恒的空寂,人将“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德国诗人荷尔德林)。
------------------------------------------------------
色彩的姿态:关于唐承华
德国路德维希当代美术馆馆长
贝阿特·莱芬塞德 博士

唐承华作品的一个特别之处在于,观众在第一眼看到作品时,就能够感受到他的那种高度自信和自主的意识,他以这种自信调绘出的色彩旋律,超越了纯粹的概念性的绘画(如风景、树木、河流、城市等等),激发了其内在的力量。

几乎是在不经意间,观者就相信自己已经置身于波光岛影的湖畔岸边,或是感到正面对着一棵枯树背后炽热的红色晚霞。大型装置“天边的云彩”,在烈焰熊熊的红色和温和沉蕴的绿松石色之间寻找着对比,而两种颜色又天衣无缝地过渡到一起,作品中起到切分作用的黑色和色彩形成了一种独立的延续效果。唐承华就是这样创造了一个图画空间,尽管完全抽象,但是一如中国古代绘画,也如同二十世纪中叶欧洲和美国绘画所“发明的”自由抽象画风那样,充满了绘画创作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带着扣人心弦的紧张感,但是也在找寻着专注的境界:它并非是不经反射的行为,而是发源于内在的集聚的态度,这种态度懂得安排力量,将情绪的和声导向姿态的强度。一切都在震颤并找到节奏和音色,最终和大自然、宇宙融为一体。
------------------------------------------------------ 经历的痕迹
范迪安 美术评论家 中国美术馆馆长

1996年,旅日艺术家唐承华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他个人版画展。在那次展览中,他的作品以抽象的形态和大幅面版画的印制技术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时隔七年,他的作品再度回国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他本人也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进行教学交流,这使我们有机会看到他的新作和了解他的版画艺术上的不懈探索。

在我看来,唐承华艺术的基本主题和主要内涵是他的“文化经历”。他从国内到国外,从日本到美国,经历了长时间的“跨文化”体验。这种体验既有现实的、生活的,也有精神的、感性的,它们都从不同角度影响和作用于画家的艺术表现,实际上,唐承华所要表现的,也就是那些自己真正体会到和感受到又属于精神层面的经历。


Amelie Gallery